欢迎访问“安徽语言文字网”
首 页机构简介工作动态政策法规规范标准语文知识学术交流
当前位置:学术交流论文交流
《普通话常用轻声词词表》《普通话常用儿化词词表》研制报告
【分类:论文交流‖来源:“普通话轻声词儿化词规范”课题组‖上传:安徽省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管理员)‖时间:2013/1/22‖阅读:10400】
一、研制背景
轻声和儿化是普通话的重要语音现象,在语言表达上起着积极的不可缺少的作用。轻声和儿化不仅是语音问题,还涉及词汇和语法问题。北京话里轻声词和儿化词数量很大,进入普通话的轻声词和儿化词也很多。1957年中华书局出版的《北京话轻声词汇》(张洵如编)共收轻声词4351条,1963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普通话轻声词汇编》(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编)共收轻声词1028条,1990年语文出版社出版的《北京话儿化词典》(贾采珠编)收儿化词近7000条,200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收儿化词近900条。轻声词和儿化词数量大,其中多数又无明显规律可循,掌握起来比较困难,成为学习普通话的难点。
轻声词和儿化词的规范长期以来一直受到人们关注,但上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的两次审音工作并没有对轻声词和儿化词做全面系统的规范,1985年公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中,涉及轻声的只有“规矩、碌碡”等个别词,儿化词则没有涉及。进入新世纪后,国家语委设立“普通话轻声词儿化词规范”课题,启动了《普通话常用轻声词词表》和《普通话常用儿化词词表》的研制工作。课题组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和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的科研人员组成,成员有晁继周(组长)、金惠淑、史定国、潘雪莲。
 
二、研制原则
第一,尊重语言事实。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尊重语言事实就是重视一个词在以北京话为核心的官话方言区的实际读音。北京话里轻声词和儿化词数量很大,不能照单全收。有两种情况的轻声词和儿化词应该肯定下来:一种是轻声与否、儿化与否有区别意义的作用,如“对头duìtóu-对头duìtou、大方dàfānɡ-大方dàfɑnɡ、地道dìdào-地道dìdɑo”,“白面báimiàn-白面báimiànr、破烂pòlàn-破烂pòlànr、送信sònɡxìn-送信sònɡxìnr”。另一种是按语言习惯一般要读轻声和儿化的,换句话说,不读轻声和儿化就不是普通话了,如“孩子、石头、巴掌”,“小孩、冰棍、一会”。
第二,有利于学习、推广普通话。轻声词和儿化词在数量上应从严掌握。普通话语音发展的一个总趋势是轻声词和儿化词减少,我们制定轻声词、儿化词词表,应反映这个总的趋势,把轻声词和儿化词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第三,适当照顾系统性。在尊重语言事实的前提下,对相关词的处理适当照顾系统性,处理尽量一致,以利于掌握。
第四,与现有规范相衔接。尽量做到与正在执行的国家标准、《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以及《现代汉语词典》等有影响的辞书相一致,减少矛盾,避免人们在执行中无所适从。
 
三、研制过程
研制工作主要分三个阶段:一是确定轻声词、儿化词词表研制原则和编制词表初稿阶段,二是征求意见阶段,三是修改定稿阶段。
第一阶段,确定轻声词、儿化词词表研制原则和编制词表初稿(2002年—2008年)。从2002年开始,课题组经过学习研讨,确定轻声词和儿化词词表研制原则。2003年3月15日,课题组就轻声词儿化词词表的研制原则向全国语言文字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语音分标委做了汇报,获得同意。从有利于学习、推广普通话的角度出发,课题组在开始研制词表初稿时采取“从严掌握,分级要求”的做法,把轻声词和儿化词都分为甲乙两个表,甲表为必读轻声和儿化的词,是一般人学习普通话需要掌握的;乙表为可读轻声和儿化的词,主要为播音员、演员和中小学教师等学习普通话提供参考。在《现代汉语词典》和其他词典、词表的基础上,课题组经过反复研究,从数千轻声词、儿化词中,筛选出必读轻声条目1495个,可读轻声条目288个;必读儿化条目774个,可读儿化条目1072个。
第二阶段,征求意见2008年—2010年)。2008年9月,课题组邀集社科院语言所部分专家对普通话轻声词、儿化词词表初稿进行讨论,出席会议的有词典、语音、语法、方言、汉语史等方面的专家十余人。与会专家对词表制定的原则提出许多中肯的意见。有专家指出,该课题审定的是普通话而不是北京话,因此要宁严勿宽,宁紧勿松,必读轻声和必读儿化的范围要小,另外对词表的内容也提出一些具体意见。此后,课题组向全国60余家出版社的辞书编辑通过问卷形式征询对词表初稿的意见,其中85人对轻声词词表提出具体修改意见,63人对儿化词词表提出具体修改意见。在吸收专家和辞书编辑意见的基础上,课题组又对词表初稿做进一步修改,于2009年12月向教育部语信司领导和各方面专家汇报并听取意见,形成新的修改方案,即两表都不再分甲乙表,只收常用的普通话轻声词和儿化词。
第三阶段,修改定稿(2010年—2011年)。2010年5月,在普通话审音工作学术研讨会上,课题组就《普通话常用轻声词词表》和《普通话常用儿化词词表》(征求意见稿)进行了汇报。征求意见稿收轻声词636个,儿化词285个,数量大大减少。语信司领导和众多专家参加了该学术会议,对词表研制的基本思路给予肯定,对词表中明显带有方言色彩、普通话中又有同义词代替的词提出可进一步删减的建议。会后,课题组又向几十位专家和词典编辑征询意见,对两个词表做进一步修改,形成收轻声词438个、儿化词194个的讨论稿。2011年1月25日,在“普通话轻声词儿化词规范”课题结项会议上,这一讨论稿获原则通过。
课题结项会议后,课题组根据与会领导和专家的意见,对两个词表又做修改,形成定稿。在这个过程中,除删减一些带有方言色彩的词外,还对照《现代汉语常用词表》,检查了词表所收词语的使用频次。《现代汉语常用词表》共收现代汉语常用词56008个,两个词表所收轻声词大多排在词频统计的前30000位,儿化词也大都在常用词表范围之内(有些是该词表没有作为儿化词的)。
在研制过程中,课题组还注重一些词在语言实践中读音变化的趋势,把一些在词典中规定必读轻声或必读儿化的词,改为可读轻声或可读儿化,不再列入词表。比如“棉花”“学生”过去一直处理为轻声词,现在实际语言中已有不少人读本调,课题组建议做两可处理,不再列入轻声词表。词典对有些成系统的词处理不一致,实际语言中已趋于一致,为便于掌握,改做一致处理。如“木匠、瓦匠、铁匠”为轻声词,而“篾匠、银匠”读本调,很难掌握,现在照字面读音的情况日趋普遍,课题组建议都做本调处理。也有个别相反的情况,如“太阳”,北京人多读轻声,而现在的词典都注为本调。审音委员会陈先云委员提出从语言实际出发,应注为轻声或做轻重两可处理,课题组接受该意见,认为做轻重两可处理较妥,虽未列入轻声词表,但已转达社科院语言所词典编辑室,将为《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采纳。有些词在处理时还做了语音学层面的考虑。轻声音节的声调变化,是由前面的重读音节的声调决定的,阴平字和去声字后面的轻声字,语感上接近去声,如果该字本来就是去声字,这样的词有的可以不列入轻声词表,比如“抽屉、动静”。上声字后面的轻声字,语感上接近阴平,如果该字本来就是阴平字,有的也可以不列入轻声词表,比如“比方、打听”。经过这样反复修改,最后形成了两个词表的定稿,其中普通话常用轻声词为330个,普通话常用儿化词为100个。
 
四、相关说明
这两个词表是供学习普通话使用的。它既不同于词典,也不同于普通话水平测试的有关文件。进入词表的轻声词和儿化词必须是普通话的,排除带有方言色彩的词;必须是常用的,排除使用频率不高的词。另外,还要排除可以读轻声也可以不读轻声、可以读儿化也可以不读儿化的词。总之,两个词表是为普通话里的轻声词和儿化词划定一个最小的范围,是对学习普通话在掌握轻声词和儿化词方面的最基本的要求。
 
      “普通话轻声词儿化词规范”课题组 
                                                 二〇一二年一月




测试安排、报名时间请咨询测试站,点击这里查看联系方式。咨询/投诉:ahpsc@qq.com,0551-62677300、62655300。

地址:合肥市庐阳区六安路7号华信大厦3楼